厦门小猪网

 找回密码
 新猪注册→

QQ登录

罗宾森中影星美影城每日排期 即刻建站-响应式营销型建站厦门小猪网商家认证申请指南

[求助] 阳翟三组陈永康信访维权20180328

[复制链接]


扫一扫,分享给小伙伴
  发表于 2018-7-5 15:33:47

  发表于 2018-7-7 09:35:34

  发表于 2018-7-7 09:35:59
    假如同安法官李强、王辛审理陈瑞春以小组的名义起诉的案件后作出实体判决是正确的,那么,全国各地法院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已经发布的700篇“小组长以村民小组(或居民小组)的名义起诉的案件”的裁判文书都是错误的?

陈永康给院长的投诉信20170706 (1).jpg


本帖最后由 陈永康本人 于 2018-7-7 20:07 编辑

点赞 点赞(10) 靠妖 靠妖(1)

  发表于 2018-7-7 09:48:12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厦门市中院院长、同安区法院院长:
     1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提起诉讼,没有小组盖章,没有提交小组会议决议,原告的诉讼主体不适格,一审法院裁定驳回起诉。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已经发布的700篇“小组长以村民小组(或居民小组)的名义起诉的案件”的裁判文书中,全国各地法院都是这样审理、裁判的。
    2、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提起诉讼,没有小组盖章,没有提交小组会议决议,仅在起诉状中签写小组长姓名“陈瑞春”就OK,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的法官李强、王辛审理后作出实体判决。李强、王辛如此审理案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已经发布的700篇“小组长以村民小组(或居民小组)的名义起诉的案件”的裁判文书中,属于全国首创、全国独创。
     3、小组长陈瑞春以小组的名义提起诉讼,没有小组盖章,没有提交小组会议决议,原告的诉讼主体不适格,一审同安法院作出实体裁判,二审厦门中级法院维持原判,福建省高级法院驳回再审申请,今天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已发布的48517764篇裁判文书中查无相同或相似的判例。
     4做人要讲道理。同案不同判,必有错案在。假如同安法官李强、王辛审理陈瑞春以小组的名义起诉的案件后作出实体判决是正确的,那么,全国各地法院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已经发布的700篇“小组长以村民小组(或居民小组)的名义起诉的案件”的裁判文书都是错误的?同安法官李强、王辛,厦门中院法官洪德琨、王铁玲,以及福建省高院法官杨扬、陈曦,请答复。
    假如同安法官李强、王辛审理陈瑞春以小组的名义起诉的案件后作出实体判决,即(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判决,是正确的,那么,厦门市同安区法院的(2014)同民初字第874号和(2014)同民初字第2723号裁定、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的(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裁定都是错误的?
     假如福建省高院作出的(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2014)闽民申字第221号裁定是正确的,那么,福建省高院的(2017)闽行终39号、(2017)闽行终49号等24份裁定都是错误的?那么,最高人民法院的(2016)最高法行申318号、(2017)最高法行申5525号裁定也是错误的?
     因此,信访人、当事人陈永康请求院长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对陈永康的案件((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进行再审。让人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信访人:陈永康  2019-7-6

点赞 点赞(10) 靠妖 靠妖(1)

  发表于 2018-7-9 14:29:44
(投诉法院网举报中心)
厦门法官办假案办错案,侵害陈永康的合法权益,维权和再审都难

       因为承办法官懂法玩法,枉法裁判,针对陈永康系列案件已经作出的二十多篇裁判文书是一堆废纸,降低司法公信力,侵害公民合法权益,给国家、集体和个人造成损失。
       一、2012年小组长陈瑞春以阳翟社区三组的名义起诉时,没有提交小组会议决议,未按照《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尚不具备立案受理的条件。同安区法院立案受理是错误的。
       二、厦门中院、福建省高院已经查明:在一审诉讼中,小组长没有提交“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代表小组提起本案诉讼”的证据。这表明,原审原告的诉讼主体不适格。同安区法院作出实体判决,是错误的。
       2012年,同安区法院作出“合同无效,土地返还”的判决,案号:(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承办法官李强、王辛。
       2014年,同安区法院强制执行3份生效判决。警车抓人,店面贴封条,冻结银行账户,强迫建材店搬迁。侵害陈永康的合法权益。
       三、在(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等判决书中,根据小组长在一审判决后才提供的请愿书、会议记录等,厦门市中院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通过诉讼解决纠纷”,“未免当事人讼累,本案可直接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小组长以小组名义提起诉讼,符合法律规定”,这是错误的。
       二审期间提交的请愿书、会议记录等材料,体现的是一审判决作出之后,阳翟三组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情况,并不能证实阳翟三组在向原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时,已经依法履行了民主议定程序(请比对福建高院(2017)闽行终40号裁定书)。
        “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与“阳翟三组”系不同的民事主体,不能混为一谈。
       四、陈永康提交700份全国各地法院的裁判文书,其中有同安法院(2014)同民初字第874号和(2014)同民初字第2723号裁定书、厦门中院(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裁定书、福建高院(2017)闽行终40号裁定书等。虚假诉讼,铁证如山,错案要改。
       五、实体判决严重错误。故意遗漏诉讼请求;认定土地所有权性质不清;适用《土地管理法》第十四条、第六十三条错误;等等。
       六、陈永康投诉信访数十次。法院、法官对陈永康信访的具体事项实际上不作任何回复,违反国务院信访工作条例的规定。
       电脑上网,百度搜索“厦门陈永康土地合同案件”,可查阅陈永康张贴的投诉信。

向法院举报中心投诉,页面,20170707.png


本帖最后由 陈永康本人 于 2018-7-9 14:32 编辑

点赞 点赞(10) 靠妖 靠妖(1)

  发表于 2018-7-11 13:55:05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

    本院认为:(三)关于讼争《土地租赁合同》是否有效的问题。阳翟村虽于2006年实行“村改居”、村民的身份发生变化,但土地未经国家征收,其所有权性质不发生改变而仍为集体所有。
审 判 长  翁德森
代理审判员  杨 扬
代理审判员  陈 曦


二〇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黄文杰
————————————————————————————————————————————
      
      假如翁德森、杨扬、陈曦等法官不懂法律,请你们读以下法律规定吧。

  《国家土地管理局土地登记规则》([1995]国土[法]字第184号)
     第五十三条 集体所有的土地依法被全部征用或者农业集体经济组织所属成员依法将建制转为城镇居民的,应当在集体土地被全部征用或者办理农转非的同时,注销集体土地所有权登记。

    国土资源部、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财政部、农业部《关于农村集体土地确权登记发证的若干意见》
(国土资发〔2011〕178号)第四条规定:
        对于“撤村建居”后,未征收的原集体土地,只调查统计,不登记发证。调查统计时在新建单位名称后载明原农民集体名称。

点赞 点赞(10) 靠妖 靠妖(0)

  发表于 2018-7-20 12:36:14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6)闽民申1767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第三人):福建聚融信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住所地泉州市丰泽区刺桐路泉州晚报大厦十一层西区。
法定代表人:林燕华,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邓泉源,福建安凯律师事务所律师。
。。。 。。。
本院经审查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全部成员转为城镇居民的,原属于其成员集体所有的土地,属于全民所有即国家所有。原国家土地管理局《确认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1995]国地[籍]字第26号)第十四条规定,农民集体建制被撤销或其人口全部成员转为非农业人口,其未被征用的土地,归国家所有,继续使用原有土地的原农民集体成员享有国有土地使用权。州市丰泽区人民政府于2003年实施村改居后,其所有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已全部转为城镇居民,继续使用原有土地的原农民集体成员享有国有土地使用权,讼争土地应属国有土地,方美华及其家庭成员依法享有涉案国有土地使用权。
审 判 长  黄从珍
代理审判员  张丹萍
代理审判员  吴广强
二〇一六年九月八日
文件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http://wenshu.court.gov.cn/content/content?DocID=51cfc054-199d-405b-aa96-a870009ef420&KeyWord=%E6%9D%91%E6%94%B9%E5%B1%85

点赞 点赞(10) 靠妖 靠妖(1)

  发表于 2018-7-20 14:23:06
福建省国土资源厅
关于村改社区居委会后集体土地
所有权如何处理问题的复函
闽国土资函[2004]86号

泉州市国土资源局:
   你局《关于镇改街道、村改社区后土地所有权有关问题的请示》(泉国土资[2004]70号)收悉。《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全部成员转为城镇居民的,原属于其成员集体所有的土地,确认为国家所有;原国家土地管理局《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1995]国土[籍]字第26号)第十四条规定,农民集体建制被撤销或其人口全部转为非农业人口,其未征用的土地,归国家所有,继续使用原有土地的原农民集体成员享有国有土地使用权。为妥善处理土地权属关系,保护土地权利人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稳定,现根据土地法律、规章规定精神,结合我省实际情况,就你局所请示的问题答复如下:
    一、镇改街道、村改社区后,农民集体经济组织全体成员转为城镇居民的,原已经有权的人民ZF批准使用的集体土地,确认为国家所有。对此类用地可按规定直接为原集体建设用地者颁发或者换发国有土地使用权证。
    二、镇改街道、村改社区后,按照土地利用现状,原集体土地属于农用地的,各类非农业建设项目需要使用,必须按照现行法律、法规规定,办理农用地转用与征地审批手续,支付征地补偿安置等费用。原集体土地属于未利用地的,直接作为国有土地办理供地审批手续,但必须依法给予补偿。
    三、各类企业原依法使用的集体土地按规定确认为国家所有后,在给企业办理初始土地登记或者变更土地登记时,应区别不同情形进行处理:在企业自愿的前提下,可以改为协议方式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签订出让合同,收取土地出让金,按不同用途确定土地使用年限;允许企业保留行政划拨用地方式,土地使用年限按工商营业执照登记的年限核定,企业终止经营时,其国有土地使用权按规定予以收回。
   四、镇改街道、村改社区,原在册的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继续享有有关土地的收益分配权。
    五、各市、县实施镇改街道、村改社区工作,应由本级ZF事先进行公告,对辖区内各类土地权属变更情况予以说明,并告知土地权利人办理有关土地登记事宜。

福建省国土资源厅
二○○四年五月十日

本帖最后由 陈永康本人 于 2018-7-20 14:25 编辑

点赞 点赞(9) 靠妖 靠妖(1)

  发表于 2018-7-21 13:17:05
卢忠玲诉郑州市人民政府土地行政管理(土地)判决书
·                日期: 2010-07-29
·                法院: 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                案号:(2010)郑行初字第107号

    原告卢忠玲,女,汉族。
    诉讼代表人王小香、张留安、马喜梅。
    委托代理人邹伙发,北京营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
    本院认为: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八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 第(一)、(五)项规定,城市市区的土地,以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全部成员转为城镇居民的,原属于其成员集体所有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
《土地登记规则》第五十三条 规定,集体所有的土地依法被全部征用或者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属成员依法成建制转为城镇居民的,应当在集体土地被全部征用或者办理农转非的同时,注销集体土地所有权登记
本案中,涉案土地既在城市市区内,同时该土地上拥有集体土地使用权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属成员已依法成建制转为城镇居民。
根据上述规定,涉案土地在城市市区且该土地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属成员已依法成建制转为城镇居民,因此注销该涉案集体土地所有权登记,不需以土地被征用为前提。
审判长李岩
代理审判员孙晓飞
代理审判员陈霞
二○一○年七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牛珂
文件来源: 裁判文书 | OpenLaw
http://openlaw.cn/judgement/7ad29e75f1e942e9a7419035e9546543?keyword=%E6%B3%A8%E9%94%80%E9%9B%86%E4%BD%93%E5%9C%9F%E5%9C%B0%E6%89%80%E6%9C%89%E6%9D%83%E7%99%BB%E8%AE%B0

点赞 点赞(10) 靠妖 靠妖(2)

  发表于 2018-7-22 18:32:11
陈永康与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土地租赁合同纠纷上诉案
      日期: 2013-02-20
      法院: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号:(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

      原审判决认为,本案系土地租赁合同纠纷,争议的焦点在于阳翟社区三组与陈永康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是否合法有效。
      根据福建省国土资源厅闽国土资函[2012]164号文《福建省国土资源厅关于村改居后确定土地使用权性质有关问题的复函》精神,对于闽国土资文[2005]107号文下发前,“村改居”已办理国有土地使用权登记的宅基地,其土地性质为国有;该文下发后,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含宅基地),应当依法征收才能转为国有。
      本案1999年签订合同时,双方均明确讼争土地为集体所有土地,之后阳翟社区三组虽然有进行村改居,但陈永康并未提供证据证明讼争的土地所有权发生变动的相关依据,故确认本案讼争土地仍为集体所有的土地。
      该法第六十三条同时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审判长 洪德琨
代理审判员 王铁玲
代理审判 员章毅
二0一三年二月二十日
书记员王兴胜
文件来源: 裁判文书 |OpenLaw
http://openlaw.cn/judgement/08056a792bc54c42a358ebd84733a514?keyword=%E6%9D%91%E6%94%B9%E5%B1%85%EF%BC%8C%E5%9C%9F%E5%9C%B0%E6%89%80%E6%9C%89%E6%9D%83


  
发布日期:2016-01-04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摘要)
(2015)厦民终字第4235号
      另查明,曾厝垵村委会通过“村改居”改为曾厝垵社区居委会。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关于农村集体土地确权登记发证的若干意见》关于“对于‘撤村建居’后,未征收的原集体土地,只调查统计,不登记发证。调查统计时在新建单位名称后载明原农民集体名称”的规定,曾厝垵村经“村改居”后,原村民整体“农转非”,承包方承包的土地不再是《农村土地承包法》所称的农村土地,因此讼争地块在未经依法征收前的权属登记尚不明确。
      本院认为,讼争土地原系集体所有土地,由上诉人父亲曾复回承包经营,后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发展,讼争土地实际上已不再用于农业经营。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审 判 长 李向阳
审 判 员 洪德琨
审 判 员 胡林蓉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四日
代书记员 肖子发
文件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http://wenshu.court.gov.cn/content/content?DocID=f79b5485-020b-4253-993c-258db8a8c606&KeyWord=%E6%9D%91%E6%94%B9%E5%B1%85

本帖最后由 陈永康本人 于 2018-7-22 21:26 编辑

点赞 点赞(8) 靠妖 靠妖(1)

  发表于 2018-7-24 06:33:09
厦门有法官办案不公,写出的判决书像科幻小说、童话故事,变化多端,令人感叹
点赞 点赞(11) 靠妖 靠妖(2)

  发表于 2018-7-26 08:42:35
证据2、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厦民终字第423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曾亚珍,女,1937年1月14日出生,汉族。
上诉人(原审原告)曾亚珠,女,1941年4月12日出生,汉族。
上诉人(原审原告)曾素华,女,1943年11月20日出生,汉族。
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辛仲文,福建首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海永,男,1961年8月4日出生,汉族。
委托代理人林民敬,福建闽鹭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因与被上诉人王海永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一案,不服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2015)思民初字第29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1、王海永立即向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返还其所占用的承包地(即位于曾厝垵44号及44号之1、44号之2的房屋所占用的土地,该地块四至分别为:东至马路,西至南排河,南至原告之房屋,北至曾明华厝);2、王海永立即向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赔偿经济损失24万元。
原审判决查明,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系本市思明区曾厝垵社区居民曾复回(已故)之女。曾复回作为家庭户主曾登记承包两块旱地,分别为“下草埔”(以下称讼争地块)(面积0.513亩,四至:东至马路,西至南排河,南至林金鹄店,北至曾明华厝)和“飞机场”。
王海永自1981年来厦在曾厝垵村曾厝垵社居住至今。1991年2月18日,曾复回向曾厝垵村委会申请在讼争地块上搭建一小卖部和批发点并获批。2004年7月19日,曾复回作为“立约人”之一在案外人曾华里、曾华荣等人的见证下确认如下事实:王海永此前因在曾厝垵社租用曾复回地皮建屋开小食杂店;鉴于曾复回年事已高,行动不便、精神尚好、思维清晰,为防去世后曾复回女儿误会,特立此约,今后该店被征用地上物由王海永所有,建屋地皮由曾复回所有。曾复回于2005年去世。
此后,王海永管理使用讼争地块上其本人所建房屋,并进行修缮加固、电表用户名变更和电容增容等。现王海永将房屋出租给案外个体工商户用于经营时光码头、永石羡便利店、大馅饺子店,店面对应的门牌号分别为曾厝垵社44号、44号之1、44号之2。曾素华亦在讼争地块上建造房屋(该房屋南临林金鹄店),对应门牌号为曾厝垵社43号。
另查明,曾厝垵村委会通过“村改居”改为曾厝垵社区居委会。
审理中,原审法院向曾厝垵社区居委会调查了解讼争地块的性质,居委会出具《情况说明》答复:讼争地块占地0.513亩,属1982年的责任田,责任人是曾复回;该责任田是以家庭为单位,责任人以户主为主;该地块还未被政府征用。原审法院另向案外人曾华里、曾华荣就王海永提交的证据名称为《曾复回遗嘱》的相关情况进行询问,曾华里、曾华荣确认了其在上述证据材料上的签字。
双方的质证意见为,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对曾厝垵居委会的《情况说明》以及询问笔录均无异议;王海永对询问笔录的真实性无异议,对《情况说明》的内容真实性有异议,认为讼争地块的性质是自留地。
原审法院认为,关于本案是否超过诉讼时效。本案属于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土地承包经营权属于用益物权,不受诉讼时效限制,目前讼争地块仍在承包期内,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提起本案诉讼并未超过诉讼时效,王海永的抗辩意见缺乏依据,不予采纳。关于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的诉讼主体资格。曾亚珍、曾亚珠与曾复回系法律上的父母子女关系,本案并非继承纠纷,曾素华是否对曾复回尽到赡养义务与本案认定无关,故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有权提起本案诉讼,对王海永的该抗辩意见亦不予采纳。关于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的诉讼请求能否成立。根据《关于农村集体土地确权登记发证的若干意见》关于“对于‘撤村建居’后,未征收的原集体土地,只调查统计,不登记发证。调查统计时在新建单位名称后载明原农民集体名称”的规定,曾厝垵村经“村改居”后,原村民整体“农转非”,承包方承包的土地不再是《农村土地承包法》所称的农村土地,因此讼争地块在未经依法征收前的权属登记尚不明确。在此情形下,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以其有权继续承包讼争地块为由要求王海永返还地块并赔偿经济损失等诉讼请求,缺乏依据,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条、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的诉讼请求。本案案件受理费2450元,由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负担。
宣判后,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上诉称,一、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承包的土地不再是《农村土地承包法》所称的农村土地是错误的。根据我国现行法律规定,集体土地只有经过征收后才能转变为国有土地,即“征收”是集体土地转为国有土地的唯一途径,其他任何手段包括“村改居”均不能改变集体土地所有权的性质。因此,在曾厝垵村经“村改居”后,没有被征收的土地,仍然保留集体土地权属性质。该案一审中已查明,讼争地块属于1982年的责任田,责任人是曾复回,该地块还未被政府征收。因此,讼争地块仍应保持“村改居”之前的土地性质,仍属于农村集体土地。二、一审法院认定讼争地块权属登记尚不明确,因此,上诉人无权要求被上诉人返还地块并赔偿损失是错误的。根据曾厝垵社区居民委员会2014年9月22日出具的《证明》、《曾厝垵村土地延包地块登记表》及被上诉人提交的曾复回出具的《申请用地》,已经可以很清楚的确认讼争地块的承包经营权系原属曾复回家庭承包,上诉人对讼争房地块享有承包经营权的证据已非常充分。曾厝垵村虽然进行了“村改居”,但由于讼争地块未被政府征收,因此,该地块的土地的承包经营权仍应保持“村改居”以前的状态,即集体土地所有权性质,故属于上诉人所有。三、法院不仅要依据现行法律维护当事人权益,也要按照公序良俗保一方平安。本案“村改居”所涉及的土地承包问题,相应政策法律也明确规定,集体土地只有经过征收后才能登记为国有土地,而现实上厦门岛内所有“村改居”的社区,就土地使用状况均沿袭“撤村建居”前的模式,各自使用分配的自留地。一审法院以权属不明,驳回上诉人的一审请求,只能误导“村改居”的居民无序夺取集体土地的不良后果。四、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依法有据。正如上所述,上诉人系讼争土地承包经营的合法者,故在未改变土地性质前,讼争的土地仍由上诉人依法承包,而居委会的证明也明确涉案土地未被征用,为责任田。综上,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支持其原审诉求。
被上诉人王海永答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正确,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当依法维持原判。王海永在1981年来厦门曾厝垵打工,结识曾复回老人,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曾复回老人认为王海永忠厚老实又勤劳工作,就在1991年4月在其自留地翻盖几间简易房屋店面,供王海永经营食杂生意,给王海永生活出路,同时,王海永与曾复回关系相关融洽,亲如父子(当时有收其作为养子),之后曾复回老人与王海永一家共同生活十五年;在这期间老人的每日三餐及衣食住行等都由王海永及家人照料,直至2005年曾复回老人病故去世,王海永还以养子的身份办理丧事送终,曾复回老人为了日后其子女有误会发生纠纷,在去世前请当时生产队长等三方人员公正见证下,阐明了自留地地上物是王海永所有。从2005年起,王海永一直对该诉争地块进行管理、占有、处分,并得到包括曾厝垵社区居民委员会的认可,上诉人一直以来也没有主张过任何权利,同时,一审法院查明曾厝垵村委会通过“村改居”改为曾厝垵社区委员会,曾厝垵村经“村改居”后,原村民已经整体“农转非”;本案的诉争的地块并不存在土地承包经营权问题;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正确,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当依法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对原审判决查明事实,上诉人认为“曾复回作为家庭户主曾登记承包两块旱地”应为“曾复回作为家庭户主曾登记两块旱地”。被上诉人认为讼争地块已被征用。双方对其他查明事实没有异议。审理过程中,上诉人提交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证明讼争土地系家庭承包,户主为曾复回,承包经营时间从1999年1月1日至2028年12月31日。
本院认为,讼争土地原系集体所有土地,由上诉人父亲曾复回承包经营,后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发展,讼争土地实际上已不再用于农业经营。关于在该土地上建设房屋店面的问题,应由相关政府部门解决,本案不应处理。但根据查明事实,曾复回去世前曾留下遗嘱:今后该店被征用地上物由王海永所有,建屋地皮由曾复回所有。究其本意,曾复回应是认为讼争房屋归王海永所有,并由王海永占有使用至土地征用时。现上诉人作为曾复回的继承人,要求收回讼争土地,与曾复回的遗嘱内容相悖,原审判决不予支持,并无不妥。综上,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4900元,由上诉人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向阳
审 判 员 洪德琨
审 判 员 胡林蓉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四日
代书记员 肖子发
文件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http://wenshu.court.gov.cn/content/content?DocID=f79b5485-020b-4253-993c-258db8a8c606&KeyWord=%E6%9D%91%E6%94%B9%E5%B1%85


点赞 点赞(10) 靠妖 靠妖(2)
游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猪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厦门小猪

厦门小猪网成立于2005年9月,是厦门最具影响力的社交网络媒体,这里真实、快乐、而且温暖!联系我们:0592-3103362

手机版|Archiver|小猪网简介|联系我们|法律声明|诚聘英才|使用帮助|网友中心

© 2005-2016 小猪网版权所有 闽公网安备 闽公网安备35010302000247号 闽ICP备1100857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闽B2-20110108

  

小猪AP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