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小猪网

 找回密码
 新猪注册→

QQ登录

罗宾森中影星美影城每日排期 即刻建站-响应式营销型建站厦门小猪网商家认证申请指南

[求助] 阳翟三组陈永康信访维权20180328

[复制链接]


扫一扫,分享给小伙伴
猪MM  发表于 2018-9-9 13:40:38
路过路过路过
点赞 点赞(5) 靠妖 靠妖(3)

猪MM  发表于 2018-9-9 13:41:09
路过路过路过
点赞 点赞(6) 靠妖 靠妖(2)

   楼主| 发表于 2018-9-12 09:52:50

   楼主| 发表于 2018-9-12 09:53:11

   楼主| 发表于 2018-9-12 10:22:51

   楼主| 发表于 2018-9-12 10:25:15

   楼主| 发表于 2018-9-12 10:26:36

   楼主| 发表于 2018-9-12 10:27:51

   楼主| 发表于 2018-9-12 10:29:20

   楼主| 发表于 2018-9-13 18:52:36
起  诉  
原告 陈永康,男,汉族,1959年8月18日出生,住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二房三里412号。电话:15080328969
被告 陈军民,男,汉族,1954年10月13日出生,住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二房三里485号。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组长
诉讼请求
1、请求法院确认,陈军民签署授权委托书,授权卜祥伟、康淑云在2014)厦民终字第3134案中作为委托代理人代理诉讼,未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卜祥伟、康淑云不具有代理诉讼资格。
    2、请求法院确认,被告陈军民使用本小组集体的资金聘请律师卜祥伟、康淑云在(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案中代理诉讼的行为已经给本小组及其成员造成损失8000元。
    3、请求法院判令,被告陈军民向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赔偿因聘请律师卜祥伟、康淑云在(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案中代理诉讼案而造成的经济损失(即把报销律师费的钱返还小组),赔偿金额为8000元,律师卜祥伟、康淑云承担连带责任。
4、本案的诉讼费由被告陈军民负担。
事实与理由
一、被告陈军民向法院提交的证据文件不足以证明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以下简称阳翟三组)聘请律师卜祥伟、康淑云作为(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案的诉讼代理人。
1、被告陈军民向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的《请愿书》(无注明日期)没有体现阳翟三组聘请律师作为诉讼代理人。
2、被告陈军民向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的《阳翟社区居民第三小组会议记录》(2013年01月29日)记载:“现就本小组所有的位于同丙公路旁的土地(包括双关塘土地)已向陈永康洪菜盆、陈新历等人起诉,现召开村民代表大会,追认授权小组起诉陈永康、洪菜盆、陈新历等人,征求村民小组成员意见,一致同意并追认授权的签名如下:(签字)。”显然,该《会议记录》没有体现阳翟三组聘请律师作为诉讼代理人。其中,“追认授权小组起诉陈永康、洪菜盆、陈新历等人”于法无据。
3、被告陈军民向法院提交一份有96个村民签字同意的《村民小组会议决议》(2014年2月16日)。虽然该《会议决议》写明“小组长陈军民可以委托律师作为本小组的诉讼代理人”,但是,据(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民事判决书记载,“该决议是先召集十几个人开会,说明情况后分头找其他村民签字,未召集全部小组的人开会”,并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关于“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应当有本村民小组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三分之二以上,或者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之规定,故该《会议决议》不具有法律效力。陈军民已经提交材料证明,阳翟三组总户数为127。本村民小组大约十分之一的户的代表参加的会议被认为是村民小组会议,明显是错误的。
二、在(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民事判决书中,陈军民作为“代表人”于法无据;未经小组会议讨论决定,未依法履行民主议定程序,陈军民没有资格代表阳翟三组起诉、反诉;未经小组会议讨论决定,未依法履行民主议定程序,陈军民没有资格代表阳翟三组聘请律师卜祥伟、康淑云作为“委托代理人”。
1、根据宪法、法律和法规,村民小组是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召开村民小组会议讨论决定,任何小组成员无权代表村民小组行使权力。对此,中国法院报2014年6月12日文章《小组长能否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有详细的表述,在人民法院报网站查阅全文,网址:http://rmfyb.chinacourt.org/paper/html/2014-06/12/content_83116.htm?div=-1
2、阳翟三组不是法人,陈瑞春、陈军民不是法定代表人。陈瑞春、陈军民依法以小组的名义起诉时是主要负责人,不是代表人。原判决书认定“代表人陈军民”,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
3、2012年陈瑞春以阳翟三组的名义起诉时没有提交村民小组会议决议,至今为止没有任何事实能够证明起诉时已经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因此,原判决认定“原告阳翟三组,代表人陈军民”之事实显然缺乏证据证明,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的规定,法院应当再审。
4、陈永康与阳翟三组系列纠纷案件,其中包括(2013)同民初字第3794号、(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案件,只是(前后两任的)小组长陈瑞春、陈军民起诉(反诉)陈永康,小组并未起诉(反诉)陈永康,至今阳翟三组未按最高人民法院(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等规定召开村民小组会议,以讨论决定其与陈永康打官司的事情。这是该系列案件的基本事实。这种情况不具备立案条件,已经立案的就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39条的规定裁定驳回起诉。当时,陈永康提出异议。在2012年、2013年的诉讼过程中,当时陈永康本想提出反诉,但苦于没有证据。现在,陈永康从中国裁判文书网站等下载了600份生效的裁判文书。600份裁判文足以证明原来你院的判决与其它法院是同案不同判。特别是从下载的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民事裁定书,可以看出你院对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的裁定,与对阳翟三组的判决也是同案不同判。这对陈永康是不公平的。
5、在600篇裁判文书中,全国各级人民法院认定小组长代表村民小组起诉的法律依据都是最高法院(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之规定。有比较才有鉴别,以陈永康和阳翟三组为诉讼当事人的裁判文书与众不同:小组长陈瑞春、陈军民起诉(反诉)时没有提交村民小组会议决议,同安区人民法院立案、审理并作出判决,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均根据“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通过诉讼解决纠纷”认定阳翟三组起诉(反诉)陈永康,认可陈瑞春、陈军民代表小组起诉(反诉)陈永康,于法无据。
以陈永康和阳翟三组为诉讼当事人的裁判文书的案号如下:(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2013)厦民终字第58号、(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2014)闽民申字第221号、(2013)厦民终字第64号、(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2013)同民初字第3794号;(2016)闽02民终字第4697号、(2015)同民初字第2721号;(2017)闽02民终字第2525号、(2016)闽0212民初3035号。
6、在第二审期间小组长陈军民提交《请愿书》和《会议记录》等材料追认、授权前任小组长陈瑞春签名在第一审程序中以小组名义提起诉讼,于法无据。第二审的法院根据第二审期间才出现的《请愿书》和《会议记录》等材料追认原审原告的起诉权,于法无据。
7、“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通过诉讼解决纠纷”仅是法院认定的事实,不是法律条文,并非法律规定。因为没有法律依据而判定阳翟三组起诉(反诉)陈永康,故(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2013)同民初字第3794号和(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等裁判文书均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七条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之规定。
8、《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章(诉讼参加人)第一节(当事人)第四十八条规定,“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可以作为民事诉讼的当事人。法人由其法定代表人进行诉讼。其他组织由其主要负责人进行诉讼。”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是公民,阳翟三组是其它组织,两者属于不同的民事主体。不同的民事主体,其权利与义务也不相同,故两者不能混为一谈。未按照法定程序召开村民小组会议讨论决定,小组大多数人同意小组长起诉陈永康,则只能以个人名义共同起诉,而不能以小组的名义起诉;同理,未按照法定程序召开村民小组会议讨论决定,不能以小组的名义反诉和行使诉讼权利。
综上所述,未按照《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小组长陈瑞春、陈军民没有资格代表小组起诉(反诉)和行使诉讼权利。理所当然,陈军民没有资格代表阳翟三组聘请律师卜祥伟、康淑云作为“委托代理人”。
三、本案是案中案,前后案件有直接因果关系。法院作出(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裁定、(2013)厦民终字第58号判决、(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以及(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裁定、(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判决、(2013)同民初字第3794号判决,明显错误。虽然判决生效,但在裁判文书及卷宗中无证据足以证明小组长有资格代表阳翟三组起诉、反诉,也无证据足以证明小组长有资格代表阳翟三组聘请律师卜祥伟、康淑云作为“委托代理人”。
四、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闽行终40号行政裁定书等是新的证据,足以证明:(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等民事判决书以“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陈军民代表阳翟三组以提起反诉、应诉等方式处理与陈永康等人之间的法律纠纷”为由认定阳翟三组起诉(反诉)陈永康,于法无据。
1、在(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民事判决书中,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关于陈军民是否有权以阳翟三组名义提起反诉的问题。综合双方提交的《村民小组会议决议》、《证明书》等证据及双方关于决议形成过程的陈述,可以认定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陈军民代表阳翟三组以提起反诉、应诉等方式处理与陈永康等人之间的法律纠纷。陈永康对此虽提出异议,认为陈军民多次伪造证据,其起诉未得到授权,但所提交的证据并不足以证明其主张,故其相关上诉主张,本院不予采纳。”
2、在(2017)闽行终40号行政裁定书中,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规定:“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2010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明确了村民小组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要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应当有本村民小组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三分之二以上,或者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同意”。据此,本案上诉人的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提起行政诉讼,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相关规定履行民主议定程序。一审诉讼期间,上诉人向原审法院提交的2016年5月18日《新罗区西陂街道石桥村十三组村民小组会议决议》,未明确记载参会人员,难以判断是否有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会议,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的条件。虽然上诉人在二审期间提交了龙岩市新罗区西陂街道石桥村民委员会于2017年2月13日出具的证明、2017年1月18日《新罗区西陂街道石桥村十三小组全体户代表会议签到表》、《石桥村十三组全体户代表会议纪要》等证据,但上诉人在二审期间提交的上述材料,体现的是一审裁定作出之后,上诉人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情况,并不能证实上诉人在向原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时,已经依法履行了民主议定程序。因此,上诉人在向原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时,尚不具备法定起诉条件。原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等相关法律的规定,认定上诉人的起诉不符合法定起诉条件,并无不当。上诉人可以在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相关规定,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后,再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闽行终40号裁定书,与(2017)闽行终41、42、43、44、45、46、47、48、49号等裁定书,以及(2016)闽行终925号裁定书均有同样的记载。
五、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民事裁定书、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同民初字第874号、(2014)同民初字第2723号民事裁定书作为证据,足以证明:同安区人民法院、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案不同判;在(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等民事判决书中认定阳翟三组起诉(反诉)陈永康,于法无据。
1、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民事裁定书记载:“原审裁定认为,以村民小组为当事人的诉讼应以小组长作为主要负责人提起。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本案中,西洋四组经村民召开户主会自行决定拆分为四组1和四组2,叶文铨提供的关于其系西洋四组组长的证明落款时间在小组拆分之前,故叶文铨在起诉时是否是西洋四组组长,能否以小组长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证据并不充分,依法应予驳回。西洋四组共有户数79户,仅有叶文铨等34户同意起诉大宏公司,且未有充分证据证明西洋四组召开了符合法律规定的小组会议,并不符合村民小组起诉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要求,据此,叶文铨以西洋四组的名义提起诉讼,不符合法律规定,不具有起诉资格,依法应予驳回。”.“本院认为,经原审裁定查明,西洋四组经村民召开户主会自行决定拆分为四组1和四组2,叶文铨任四组1小组长。而叶文铨并未提交新的证据证明其起诉时仍系西洋四组组长。且叶文铨未有充分证据证明西洋四组召开了符合法律规定的小组会议并作出决定同意提起诉讼,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四条、第二十八条的关于村民会议讨论事项及民主议定程序的规定,其提起诉讼不符合村民小组起诉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要求,据此,叶文铨以西洋四组的名义提起诉讼,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依法应予驳回。”
2、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同民初字第874号民事裁定书记载:“本院认为,以村民小组为当事人的诉讼应当以小组长作为主要负责人提起;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本案中,原告西洋四组经村民召开户主会自行决定拆分为四组1和四组2,,叶文铨提供的关于其系西洋四组组长的证明落款时间在小组拆分之前,故叶文铨在起诉时是否是西洋四组组长,能否以小组长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叶文铨提供的证据并不充分,依法应予驳回。原告西洋三组、西洋四组合计共有户数150户,西洋三组、西洋四组提供了合计84户户主同意向西洋村委会讨回鸟儿展翅山的记录,但是西洋三组、西洋四组对小组会议参加的户主数、同意决议的户主占参加会议的户主比例并不清楚,没有充分证据证明西洋三组、西洋四组召开了符合法律规定的小组会议,且西洋三组、西洋四组2在与西洋村委会签订《协议书》后按照协议履行,故由84户户主签名的记录真实性亦不足以认定,记录记载的内容也未见西洋三组、西洋四组通过了关于起诉西洋村委会的决议,并不符合村民小组起诉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要求,据此,叶大科以西洋三组、叶文铨以西洋四组提起诉讼,不符合法律规定,不具有起诉资格,依法应予驳回。”。
六、原告陈永康向法院提交600篇裁判文书,铁证如山,主要用于解决法律适用的问题。为了本案不再重复(2016)闽0212民初3035号判决之错误,陈永康申请司法鉴定。见附件。
七、在(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案中,阳翟三组没有聘请律师作为“委托代理人”,律师卜祥伟、康淑云不具有代理诉讼资格,因此,由阳翟三组支付其律师费,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被告陈军民使用阳翟三组的资金聘请律师卜祥伟、康淑云,给阳翟三组和原告陈永康造成了损失,侵害了小组集体及其成员的民事权益。被告陈军民依法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律师卜祥伟和康淑云应该承担连带责任。
小组长已提交证据,证明阳翟三组共有127户人家。被告陈军民使用本小组集体的资金支付卜祥伟、康淑云律师费的1/127的金额,相当于原告陈永康家庭因陈军民聘用律师卜祥伟、康淑云之事所遭受的损失。
依照法律规定,陈永康可以请求法院判令被告陈军民向阳翟三组赔偿聘请律师卜祥伟、康淑云的费用(换言之,被告陈军民把报销律师费用的钱退还本小组)。对此,被告卜祥伟、康淑云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赔偿金额为人民币8000元”是暂定的,因为报销律师费的单据在小组长手中,所以赔偿金额应该在法庭调查后根据实际费用情况确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物权受到侵害的,权利人可以通过和解、调解、仲裁、诉讼等途径解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集体所有的财产受法律保护,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侵占、哄抢、私分、破坏。集体经济组织、村民委员会或者其负责人作出的决定侵害集体成员合法权益的,受侵害的集体成员可以请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销。按照《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三十六条的规定,村民委员会或者村民委员会成员作出的决定侵害村民合法权益的,受侵害的村民可以申请人民法院予以撤销,责任人依法承担法律责任。上述法条的文意表明,一个、部分或者全体的受侵害的集体成员同样是“集体成员”,均可以“请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销”。
被告的行为使小组集体、原告之财产遭受损失,侵害了阳翟三组和陈永康的合法权益。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八条和第十五条的规定、《物权法》第三十二条与第六十三条的规定、《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三十六条的规定、《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二十三条和第一百二十四条的规定,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七条和第二百零八条的规定,原告提起本案诉讼,期望法院立案审理,并作出公正的判决。
此致
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
原告   陈永康
2018年 1月 15日
证据材料:
证据1、(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民事判决书,打印件;
证据2、(2017)闽行终41号行政裁定书,打印件;
证据3、(2017)闽行终39号行政裁定书,打印件;
证据4、(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民事裁定书,打印件;
证据5、(2014)同民初字第874号民事裁定书,复印件;
证据6、《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检察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粤检民不字〔2014〕8号;
证据7、人民法院报的文章《小组长能否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2014年06月12日);
证据8、《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
证据9、《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
证据10、小组长陈军民提交法院的《请愿书》、《阳翟社区居民第三小组会议记录》(2013年01月29日)和《村民小组会议决议》(2014年2月16日);
证据11、600份裁判文书的案号清单(以案号在互联网可查阅其电子版文件全文);
证据12、600份全国各地人民法院的裁判文书(电子版文件,储存在一张光盘)。
附件:部分投诉信的标题与网址、司法鉴定申请书、身份证复印件、授权委托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点赞 点赞(7) 靠妖 靠妖(8)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8-9-14 10:02:09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楼主| 发表于 2018-11-8 19:44:48

数名承办法官懂法玩法,失职渎职,办假案,办错案,很乱!

信访人:陈永康,男,1959年8月18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二房三里412号。电话:15080328969。
信访有关的单位与个人:同安区人民法院民事庭,李强、王辛、叶林薇、陈妙容;厦门市中院民事庭,洪德琨、王铁玲、袁爱芬、胡林蓉;福建省高院立案庭,翁德森、杨扬、陈曦、陈乐思。
信访有关案件的案号:(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2013)厦民终字第58号、(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2014)闽民申字第221号、(2013)厦民终字第64号、(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2013)同民初字第3794号;(2018)闽民申2459号、(2016)闽02民终字第4697号、(2015)同民初字第2721号;(2018)闽民申2686号、(2017)闽02民终字第2525号、(2016)闽0212民初3035号;(2015)同民初字第2723号;(2017)闽0212民初2819号(审理中);(2018)闽0212民初2820号(审理中);(2018)闽0212民初4373号(审理中);(2018)闽0212民初4375号(审理中);(2018)闽0212民初4509号(审理中)。
信访反映的情况:数名承办法官懂法玩法,失职渎职,办假案,办错案,很乱!
信访的诉求:党和ZF加强对法官的教育,解决有的民事审判不规范、不公正、不文明的问题,形成有法必依、违法必究、错案必改的良好氛围。对陈永康的案件再审。
数名承办法官懂法玩法,失职渎职办假案办错案
福建省人大常委会、于伟国主任:
在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简称阳翟三组)与陈永康的合同纠纷案件中,小组长没有资格代表小组起诉,小组也没有资格起诉,12篇生效的判决书实质上是一堆废纸。
一、陈永康有新的证据《信访事项处理答复意见书》(厦国土房同信[2018]63号),足以推翻原判决。
厦门市国土资源与房产管理局同安分局于2018年9月4日作出的《信访事项处理答复意见书》(厦国土房同信[2018]63号)足以证明:
1、诉争土地是国有土地,是ZF储备用地。在同安区法院的(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第2013号、第1341号等民事判决书中,把国家所有的土地认定为集体所有的土地,把城市建设用地认定为农用地,认定基本事实错误,属于“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2、诉争土地是国家所有的土地,不是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在同安区人民法院的(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第2013号、第1341号等民事判决书中,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判决土地腾空返还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适用法律错误,属于“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3、诉争土地是ZF储备用地。根据《土地储备管理办法》(国土资发〔2007〕277号)第十五条,已办理农用地转用、土地征收批准手续的诉争土地,由土地登记机关办理注销土地登记手续后纳入土地储备,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对诉争土地并不持有土地权利证书,根据《物权法》第二条、第六条、第九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等该小组在法律意义上不是诉争土地的权利人,该小组与合同纠纷案件没有直接利害关系,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该小组在(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第2013号、第1341号等民事判决书中作为原审原告的诉讼主体不适格。
4、诉争土地是ZF储备用地。根据《土地储备管理办法》(国土资发〔2007〕277号)第二十一条、《关于ZF储备用地临时租赁管理有关问题的若干意见》(厦国土房〔2008〕445号) 第四条,陈永康在2008年后使用储备用地(诉争土地)、于2009年签订续租合同均合法有效。
在同安区法院作出的第2013号、第1341号民事判决书中,遗漏“确认2009年5月10日签订的续租合同无效”的诉讼请求,属于“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第(二)项、第(六)项和第(十一)项,人民法院应当再审。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八条,各级人民法院院长对本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发现确有错误,认为需要再审的,应当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
二、《国家土地管理局土地登记规则》([1995]国土[法]字第184号)第五十三条规定,农业集体经济组织所属成员依法将建制转为城镇居民的,应当在办理农转非的同时,注销集体土地所有权登记。根据厦同政【2006】161文件,2006年阳翟村委会改为阳翟居委会,原阳翟村委会享有的集体土地所有权归于灭失。根据《宪法》、《土地管理法》、《物权法》,我国土地权属分国家所有和农民集体所有两种类型,国家和农民集体是土地所有权人,居委会不是。阳翟居委会不享有土地所有权。原判决认定“村改居”后土地的所有权性质不变,仍然是集体所有,明显错误。
三、《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福建省土地管理局关于人民法院执法涉及土地权属案件有关问题处理意见的通知》(闽土[2000]035号)规定,“法院对土地使用权裁定查封或进行实体处分前,应向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查清该土地使用权的归属。地权属的确认以土地所有者、使用者和他项权利者在土地行政主管部门的登记或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提供的土地权属证明为准。”然而,同安区法院在(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第2013号、第1341号等判决书中认定的土地权属与《信访事项处理答复意见书》(厦国土房同信[2018]63号)不相同,显然承办法官失职或渎职。
四、小组长以阳翟三组的名义起诉时,《起诉状》只有小组长陈瑞春签名,没有加盖公章,没有提交小组会议记录,未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小组作为原告的诉讼主体不适格。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700篇“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案件的裁判文书,对未依法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均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裁定驳回起诉。显然,同安区法院作出(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第2013号、第1341号等实体判决是错误的。
五、陈永康提起侵权责任诉讼。在(2016)闽0212民初3035号判决书中,同安法院认为原告诉求“确认小组长没有资格代表小组起诉”违反了“一事不再理”原则,不予审理,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四条作出“驳回全部诉讼请求”的判决,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法释〔2015〕5号)第二百零八条。700篇中国裁判文书网的裁判文书用以证明小组长没有资格代表阳翟三组起诉的法律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却被认为 “当事人不相同”、“与本案无关”、“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逻辑混乱。
六、以言代法。12篇生效的判决书、6篇省高院的裁定书均认为“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通过诉讼解决纠纷”而“小组长以阳翟三组的名义起诉,符合法律规定”,有悖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小组与“小组大多数村民”属于不同的民事主体,不能混为一谈。
七、同法院,同法官,同案不同判,损害司法权威和法官公正形象。请比对(2014)同民初字第874号、(2014)同民初字第2723号、(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2015)厦民终字第4235号、(2017)闽行终40号、(2017)闽行终39号等裁判文书。在中国裁判文书网http://wenshu.court.gov.cn/查阅。
电脑上网,百度搜索“厦门陈永康土地合同纠纷案件”,了解详细情况。
信访人  陈永康  
2018年11月8日
以上提到的法律条文: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规定: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参照《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
《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   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应当有本村民小组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三分之二以上,或者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同意。村民小组组长由村民小组会议推选。村民小组组长任期与村民委员会的任期相同,可以连选连任。属于村民小组的集体所有的土地、企业和其他财产的经营管理以及公益事项的办理,由村民小组会议依照有关法律的规定讨论决定,所作决定及实施情况应当及时向本村民小组的村民公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 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但是,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并依法取得建设用地的企业,因破产、兼并等情形致使土地使用权依法发生转移的除外。
部分投诉信的标题与网址(电脑百度搜索以下的标题)
厦门法官公道不公道,比对判决书就知道! - - 厦门网
阳翟三组陈永康信访维权20180328 -- 厦门小猪网

不给证据收据,不记录在案, 法官支持虚假原告诉讼-青青岛社区
同案不同判必有错案在,句句错话驳回再审申请 -- 邳州论坛

法官枉法,有啥办法? 【猫眼看人】-凯迪社区
陈永康给中央第一巡视组、罗志军组长的投诉信【以案说法】-凯迪社区

同案不同判,"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缺乏公平正义 - - 厦门网

1同安土地局文件.png

2同安土地局文件.png

点赞 点赞(2) 靠妖 靠妖(2)
游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猪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厦门小猪

厦门小猪网成立于2005年9月,是厦门最具影响力的社交网络媒体,这里真实、快乐、而且温暖!联系我们:0592-3103362

手机版|Archiver|小猪网简介|联系我们|法律声明|诚聘英才|使用帮助|网友中心

© 2005-2016 小猪网版权所有 闽公网安备 闽公网安备35010302000247号 闽ICP备1100857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闽B2-20110108

  

小猪AP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